答案。

按理说,属于自己的人生,找不到有迹可循的先例。

书上不会有答案,别人的口中也不会有答案。宗教的答案过于格式化,以至于无需去探寻。

所以曾怀着好奇打开一页又一页的日子。生活的变化总是偏离预设的GPS路线。顺着节外生枝的巷道一路而下,惊异自己看到的,竟是代代重复的主题。

知道的越多,越无法为自己决定什么。眼睁睁看着日子就要过成另一个无趣的个体历史。

但还是无法为自己决定什么。

生活要有梦想,也可以换言之,活着是为了做梦。

我说的是真正的做梦。毫无掩饰的,经历所想所要。

新年好。

Advertisements

声音。

来树上暂时落脚的,是许许多多的飞鸟。他们来向树倾诉。

他们的声音时而宛转时而嘹亮。树默不作声,平和地吸纳着所有的声响。

狂风袭来,飞鸟散开。

雨落,树沙沙作响,发出了话语。

只是没有谁在听。

冬至渐临,白茫茫的大地真安静。

新生。

打碎三十年来自有空间里建立的一切旧秩序。这包括大幅度缩减可自由行动范围,多花几倍的工夫完成简单的事项,日程表上无法自主安排时间。当然也包括一个暂时凌乱不堪的自己。

知识和经验归零,重新认识生活中的基础构成,例如吃饭和睡觉,呼吸和温度。哪怕是起身下床走到另一个房间,想都不用想的几秒钟,现在都深切体会到,没有另一个人耐心努力,我是做不到的。

原本生龙活虎透支精力,每年不飞个几千公里尝试一堆新经历就不舒服。如今在十几平米的房间里,为每一厘米的成长而重复一日日枯燥的劳动。

这是出于无私吗?不,是深重的自私。有了下一代,我的时间得以在各个意义上延续。他会在若干年后绽开青春,而我的模样也会在躯体消失后在他脑中逗留。想要被记住,想要被爱。不应该强加这样的愿望,但却止不住期许,这些将是这段辛苦旅途的回报。

并且,以此为始,我将学到无数的东西。真正认识到父母的付出,人生之不易,还有每一个长大成人的生命可贵。世界把它未曾披露的部分慢慢揭开了。

愿一切美好包围你。

起伏。

人生就像坐过山车,这个比喻已然滥俗。

不过,现在更像是一部分自我在当乘坐人,剩下一部分在当监控员。

乘坐人依旧不免经受些惊心动魄的过程,但监控员已经越来越冷漠。反正来来回回都是同样的把戏,重复起伏的轮回,跌下去一阵子就会被拉起,那还需要入戏吗。

什么,你说其实我们是操作员?愚人节还有好几天才到呢。

无所作为,待它继续运转吧。

月台。

就像坐上一趟鸣笛启程的高速列车,快速地离开了月台,驶向城郊。

有人看报,有人闲聊,有人酣睡。但也有人因为刚刚在月台上的道别,惆怅地流泪沉默。

已经出发,无法回头,但却还是在回头。

黑暗隧道的尽头的确无一例外地是光明。只是,有些隧道尽头是上锁的铁栅栏。明明看光亮在眼前,手中却没有钥匙让自己出去。

先握着栏杆张望一下隧道外吧。其实,反正也没有什么好期待的。说不定,一直就停滞在这里了。

真相。

真相倒也没那么残酷,只是没有人需要它。

暗夜中的困境太似曾相识,只有靠默念当天的日期,提醒自己,原来在同一片沼泽里踏入了多久。

说每天都是崭新的,其实是在克隆一天天的日子,与此同时销毁掉过往日期的雷同复制件。

好像这样一来,今天又变得独一无二,鼓舞人心。

事实上,今天的世界里又多了一条在网里挣扎的鱼。与其他千万条落网的鱼一样,窒息得毫无特色可言。